您好, 欢迎访问【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188申博直属现金网】网站
饮食养生知识
主页 > D悠生活 >《珍珠与尘沙系列》让你自我陶醉的魔镜 >

《珍珠与尘沙系列》让你自我陶醉的魔镜

2020-06-10
浏览次数 843次

近几年流行要常常做积极的宣告,期待透过这种建设性思想的自我授权,帮助一个人得到突破困境的勇气与智慧。

笔者丝毫不怀疑正面思考的重要性,但如果这样的宣告反而让一个人自我形像过度良好,逃避或脱离了现实,甚至开始危及他的身心健康与人际关係,那幺反而应该先帮助他釐清自己的问题,他才会更知道自己需要的帮助是什幺。中世纪的西欧也发生过类似脱离现实的信仰运动,称做「自由的灵」(The Free Spirit),但这种脱离现实更可怕,危及灵魂的福祉。

地平线上刮起的暴风

「自由的灵」活跃于西元十三、四世纪,是在体制之外所扩散开来的秘密结社运动。正因它的隐密度高,关于它的最初起源以及发起者都已经属于历史公案。

可以知道的是,「自由的灵」所走过的年代同样是屡有战争、疫病与异端的出没,人民在沉重的生活压力及死亡阴影下渴望得着心灵的慰藉;可叹的是,最应当去关怀人心的西欧教会,却因财富所带来的舒适而丧失了牧养的热忱,神职人员的素质也良莠不齐。

当时刚崛起的新兴学府让教会神学的发展日益精深,可惜与社会脉动的频道持续脱节,对人心的危机无法发出号召。许多包括洁净派的异端纷纷趁虚而入,掳获大批的支持者。

有志的教会之士纷纷发出改革的呼声,主张神职人员回归到两袖清风的安贫生活,以便能更专心于福音使命。方济修会就是在此崇高神贫理念之下,于西元十三世纪初应运而生,但创会才没几代,它也难逃因循教界的旧习,导致该会的大分裂。

 在更早的十二世纪末,义大利南部出现了一个名叫约雅斤的修道院院长(Joachim of Fiore),他说出惊天动地的话,宣称再不久就要临到的1260年将会是圣灵时代的开始,届时体制化的教会以及它的传统将被取代,一切都将更新。约雅斤这句话就好像是今天常见的末日预言,在当时代也成了轰动社会的头条号外。

约雅斤的预言后来证实是错的,然而他的「圣灵时代说」提供了无限的想像,成为让望治心切的乱世不断去寻求灵感的泉源。之后,包括方济修会的神贫思想以及「自由的灵」这股运动在内,背后都受到约雅斤效应的启迪。

蒙尘的自由

「自由的灵」是一个龙蛇杂处的草根性运动,它原本是要响应信仰改革的呼声,追求更高的灵性榜样。但正如当年的孟他努运动误入歧途,从自由的灵这个领导者各自为政的运动中也很快冒出一堆观念偏差、行为被视为有反社会倾向的次级团体。

自由的灵虽然派别分歧多元,但共同的特徵是反传统、反智、不当地高举圣灵与末日预言。有些派别宣称其跟随者只顺服「内在的圣灵」(圣灵对他们来说指的是一种「能量」),否认创造、复活与审判等传统教导,也拒绝外在可见的教会以及它的圣礼。有些进一步佯称自己已经「完全无罪」,不受律法的规範,也不需要基督的代赎!这话既已说得出口,就不难想像有派别会吹更大的牛,表示自己进入到与上帝联合的境界,成为上帝自己!

和诺斯底异端气味相投的是,当一群信徒宣称不再受教会传统的约束时,他们的上帝必然会遁入空门,成为那位无以名之的玄秘之父。它带来的危险是,这位无以名之的父很可能成为被绑架的天子,按信徒个人的动机被随意利用,结果造成伦理尺度的溃决,让「自由的灵」沦为藏污纳垢的放浪团体。

也确实,「自由的灵」到后来声名狼藉,被认定是喜欢集体杂交、鼓动暴力的反社会群体。对它们的控诉证词数量如山,这些证词虽然难以全部採信,但从指控的一致性来看,「自由的灵」里头的许多团体已经打着自由之名,行纵慾之实。

在圣灵里的自由

从事后来看,「自由的灵」在当年所散播的恶害远大过它所期待看到的净化。打从一开始,它就走上一条容易自毁形像的路。原因是,教导若本末倒置,恐怕只会引诱不成熟的个体误将个人的意思当成在基督里的自由。

一个人就算很会祷告冥想,道德情操也无明显可议之处,但若否认或轻忽了圣经、信理与圣礼,就等于是在缺乏梯子的状况下想要一步登天。这种靠旁门左道练功、不按正途追求的作法,只是在複製诺斯底的理念。圣经明白告诉我们,只有信仰的基本功才是不可废,经历则是上帝凭己意赏赐给人,无法成为信仰的根基(申命记廿九章29节)。

另一方面,若和「自由的灵」做对比,在它最鼎沸的年代,教会也力图亡羊补牢,加紧信理的教导与神学的灌输。然而对望霓若渴的心灵来说,当时的教会及神学院如同活在另一个世界,缺乏自觉以及从圣灵而来赐生命的力量。

有些行为清白的「自由的灵」团体特别强调上帝的爱,认为那高过一切,甚至高过一切的受造律。这个理念听起来崇高宽广,但得慎防成为另类的自我封闭和张狂。个人的灵性感受固然是丰富信仰内涵的不可少媒介,但基督徒是藉由真道的準则来检视个人的体悟,而非任凭个人的体悟来左右信仰的内涵或伦理尺度。

「爱」若是上帝唯一的属性,就等于提前宣告全世界的人都已经蒙赦免,至终都要进入永生的门。但,这样的普救论可不是圣经的教导。耶稣的宝血大有功效,要救一切相信的人,然而不信的人却无法分享这样的救恩(约翰福音三章16、36节)。

因着信,一个人也必然需要在面对影响人间大地的各样伦理议题上,不一味顺应屈就时代的喜好与大众的功利思考,而是让聆听传统的圣训成为他的心灵习惯。透过信而顺服,圣灵在今日要继续使人得自由。

回归现实  远离魔镜

中世纪时期,曾有几位正统神学家想要帮行径没有出轨的「自由的灵」团体缓颊。但他们也一致表示,这些团体的理念虽美,但其神祕式的教导过于深邃,恐怕会误导人!

确实,基督信仰不是为喜欢深奥道理的人量身订作,而是用简白不複杂的信息,要使单纯信靠与跟随的人脱离奴役,经历释放。

「今生成为无罪」像是一面魔镜,容易激发看镜之人不切实际的理想与野心,怂恿好高骛远的心灵专挑信仰的捷径。这样的口号好比是在宣称「看到天界的异象」,对信主多年的人来说,它听起来也会是诱惑力十足。

然而,圣经的启示(罗马书七章15-24节,五章13-14节;诗篇一四三篇2节,一三○篇3节;箴言廿章9节;传道书七章20节;哥林多前书四章4节)、教会的共识与普世的人性经验都见证,亚当的后裔不可能凭自己变成无罪之身,更遑论替代上帝来发此诳语。

一个人若喊出「我已无罪!」,就等于是将末了之时才会实现的祝福当成此生就可兑现。旁人听到这话,只需当它是愚人节提前到来。与其用力追求今生的无罪,不如多多付出,活出真爱。